团北京市朝阳区委:拓展组织形态 与青年“一键触达”
发布日期:2021-11-21 00:38   来源:未知   阅读:

  对剧本杀爱好者妖妖来说,近期通过“青春朝阳”微信公众号报名参加的《红色海棠》红色主题剧本杀活动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以前都是先看人物简介,喜欢哪个人物就去玩哪个,《红色海棠》需要先答题,来跟剧中人物相匹配。”提起这个细节,妖妖印象深刻。

  《红色海棠》是团北京市朝阳区委自主研发的以马骏烈士为原型的剧本杀产品,参与的年轻人通过角色扮演,感受大半个世纪前革命先辈的初心故事。

  与妖妖一起玩《红色海棠》的一名年轻人说:“剧本让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能够‘穿越回那个年代,成为我们仰慕的他’,直面他所面对的困难和考验,也让我们思考,当我们身处那个危机四伏的环境时会作何选择?”

  剧本杀《红色海棠》是近年来团朝阳区委面向年轻人开发沉浸式系列党史学习教育产品的一个缩影。团朝阳区委书记孙博洋介绍说,从青春读书会、“百年风华正青春”——新时代青年红色街舞主题编创大赛,到“让信仰不迷茫”的青春盲盒,再到“学七一讲话精神——思维导图”学习课程,团朝阳区委用“高品质青年思想引导类产品服务平台”做牵引,开发了一系列能触达年轻人的思想引领产品。

  事实上,“触达”也是团朝阳区委直接面向青年开展工作的关键词。在共青团基层组织改革过程中,除了做好先进思想的翻译者外,团朝阳区委以社区青年汇和行业团工委为抓手,实现对青年的“一键触达”。

  多元的青年结构意味着多样化需求,为了生产出能真正让青年入耳、入脑、入心的思想引领产品,团朝阳区委打造了研发产品的“中央厨房”,积极提升自身产品研发能力,拓展产品类型。

  原创剧本杀《红色海棠》就是破解思想引领类产品与年轻人爱好“两张皮”的一次有益尝试,尤其是借助了社会资源共同参与,为产品提供了更专业化的支持。

  《红色海棠》的编剧张新新是一名资深青年编剧,之前有丰富的戏剧及密室类故事的创作经验,作为团朝阳区委引入的“外脑”,他也十分愿意将自己的经验与智慧贡献给高品质青年思想引领产品。

  为了“破”思想引领产品与专业剧本杀之间的“壁”,《红色海棠》在内测阶段还邀请了一批专业的剧本杀从业者参与内容和形式的修改,比如,故事开始之前增加角色测试环节,让玩家戴上眼罩、相互手搭着肩进入房间等,都在无形中提升了剧本的可玩度。

  孙博洋说,团朝阳区委在研发青年思想引领产品时都秉持着“全员都是产品经理”理念,每位团干部都要具备从产品“市场尽调、研发、产出、宣发、渠道”到最终“数据沉淀、私域流量建设”的全链条工作能力。

  团朝阳区委以持续的优质产品研发为内核,仅2021年以来,实现从社会、企业、政府购买等多渠道筹措各类项目资金400余万元。

  朝阳区从北京的东二环一直延伸到东、北五环外,不仅面积大,容纳的各类经济业态也十分丰富,新兴行业的青年群体众多。各行业的年轻人为区域大发展带来活力,但职业背景、兴趣爱好千差万别,如何有效触及他们,成为团朝阳区委的必答题。

  拥有68家覆盖朝阳区所有街乡的社区青年汇,是团朝阳区委的传统优势,但他们并没有固守传统,而是动态优化青年汇门店布局,哪里有青年聚集,哪里就推进青年汇建设,围绕长租公寓、电影产业、艺术街区、志愿公益、街舞行业、科技创投等不同领域,统筹推进区级特色主题直营店建设。

  今年9月,毗邻“今日美术馆”的“22院街·社区青年汇”开门营业。“今日美术馆”聚集了大量青年艺术家,周边也有多个青年艺术家的工作室及多所高校的相关资源。团朝阳区委将为该青年汇对接专家智库、高校、公益组织及企业等资源,在那里定期开设艺术沙龙,为辖区青年营造良好文化氛围。

  “22院街·社区青年汇”与传统的街乡青年汇不同,是在属地双井街道党工委重视支持,驻区企业、高校等多方主体协同参与下资源社会化筹措产品,主要聚焦服务“艺术、公益、志愿”3类青年先锋群体,希望在未来成为“文化艺术、组织孵化、社区治理”3大青年聚集地。

  还是在今年9月,“自如寓·青年汇”在北京建国门自如寓内正式揭牌,这也是朝阳区首个设在长租公寓里的青年汇,旨在以“住”的方式直接联系青年。

  团朝阳区委希望设在长租公寓里的青年汇可以形成一个“双循环服务机制”,一方面为公寓青年群体提供社会支持与社会参与的平台,促进青年群体关系重构;另一方面,探索系统成型的“调研-设计-服务-反馈-引领”模式,提升共青团服务力的精准程度。

  “两新”组织、新兴青年群体是朝阳区域发展的重要青年力量,团朝阳区委以工作覆盖带动组织覆盖的形式,先后成立了北京街舞行业团工委、朝阳区餐饮行业团工委、朝阳律师协会团委、朝阳区青少年社工行业团工委4个行业团工委;并在链家、自如、我爱我家等房地产中介以及美团、360、58同城、蓝城兄弟等互联网企业完成了团组织建设。通过“服务菜单”模式,定制打造两新领域项目服务包,打通工作覆盖、骨干培育、组织覆盖的链条,做到成熟一个,发展一个。

  马恒从2010年朝阳区第一个青年之家建设开始,一直负责青年汇的工作。作为区青少年社工协会秘书长,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团区委兼职副书记。

  在朝阳区,团干部已不仅是传统的体制内干部,团组织向更多愿意为青年服务的优秀行业青年敞开大门。今年6月,趁着共青团改革的东风,团朝阳区委新增了一位挂职副书记和一位兼职副书记,分别来自六里屯街道和律师协会。自此,朝阳共青团基本形成了适应朝阳青年特色的专兼挂组织架构,其中,专职书记1人、专职副书记两人、挂职副书记1人、兼职副书记3人。

  在团朝阳区委看来,律师协会是朝阳的优势,现在律协团委书记来做兼职副书记,无形中增加了对区域内各行各业青年提供法律保障的资源。

  另外,挂职副书记将直接面对全区43个街乡,发挥自身以往的基层工作经验,增强团区委与街乡的沟通联系,以便更精准地开展工作;区团教工委书记兼职副书记能直接对接朝阳区教育系统约180个单位,巩固共青团的基本盘;区青少年社工协会秘书长兼职副书记,将助力未来青年之家的建设。

  律协团委书记、团区委兼职副书记张帅提到,很多青年律师有热情、有专业,但缺乏展示、锻炼的平台和机会。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他们通过组建律师团,为受疫情影响的7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公益法律服务,化解纠纷涉及资金4000多万元。“这就提供了一个平台,青年律师既能锻炼个人能力,又体现社会价值。”

  从服务对象到工作力量的转变,使共青团的工作骨干不断充实。常凯是最早一批加入“美好朝阳骑士”队伍的外卖小哥,每天走街串巷的过程中,他都会把遇到的社会不文明行为上传到“朝阳群众管城市”微信小程序中。

  而由房产经纪人和外卖小哥组成的“美好朝阳管家”“美好朝阳骑士”已经成为朝阳社区治理的重要力量。据了解,1000多位注册的“美好朝阳骑士”通过拍照上传的方式,反映社区问题1500多条,已成为朝阳区实现“未诉先办”的一个社会参与路径。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对剧本杀爱好者妖妖来说,近期通过“青春朝阳”微信公众号报名参加的《红色海棠》红色主题剧本杀活动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以前都是先看人物简介,喜欢哪个人物就去玩哪个,《红色海棠》需要先答题,来跟剧中人物相匹配。”提起这个细节,妖妖印象深刻。

  《红色海棠》是团北京市朝阳区委自主研发的以马骏烈士为原型的剧本杀产品,参与的年轻人通过角色扮演,感受大半个世纪前革命先辈的初心故事。

  与妖妖一起玩《红色海棠》的一名年轻人说:“剧本让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能够‘穿越回那个年代,成为我们仰慕的他’,直面他所面对的困难和考验,也让我们思考,当我们身处那个危机四伏的环境时会作何选择?”

  剧本杀《红色海棠》是近年来团朝阳区委面向年轻人开发沉浸式系列党史学习教育产品的一个缩影。团朝阳区委书记孙博洋介绍说,从青春读书会、“百年风华正青春”——新时代青年红色街舞主题编创大赛,到“让信仰不迷茫”的青春盲盒,再到“学七一讲话精神——思维导图”学习课程,团朝阳区委用“高品质青年思想引导类产品服务平台”做牵引,开发了一系列能触达年轻人的思想引领产品。

  事实上,“触达”也是团朝阳区委直接面向青年开展工作的关键词。在共青团基层组织改革过程中,除了做好先进思想的翻译者外,团朝阳区委以社区青年汇和行业团工委为抓手,实现对青年的“一键触达”。

  多元的青年结构意味着多样化需求,为了生产出能真正让青年入耳、入脑、入心的思想引领产品,团朝阳区委打造了研发产品的“中央厨房”,积极提升自身产品研发能力,拓展产品类型。

  原创剧本杀《红色海棠》就是破解思想引领类产品与年轻人爱好“两张皮”的一次有益尝试,尤其是借助了社会资源共同参与,为产品提供了更专业化的支持。

  《红色海棠》的编剧张新新是一名资深青年编剧,之前有丰富的戏剧及密室类故事的创作经验,作为团朝阳区委引入的“外脑”,他也十分愿意将自己的经验与智慧贡献给高品质青年思想引领产品。

  为了“破”思想引领产品与专业剧本杀之间的“壁”,《红色海棠》在内测阶段还邀请了一批专业的剧本杀从业者参与内容和形式的修改,比如,故事开始之前增加角色测试环节,让玩家戴上眼罩、相互手搭着肩进入房间等,都在无形中提升了剧本的可玩度。

  孙博洋说,团朝阳区委在研发青年思想引领产品时都秉持着“全员都是产品经理”理念,每位团干部都要具备从产品“市场尽调、研发、产出、宣发、渠道”到最终“数据沉淀、私域流量建设”的全链条工作能力。

  团朝阳区委以持续的优质产品研发为内核,仅2021年以来,实现从社会、企业、政府购买等多渠道筹措各类项目资金400余万元。

  朝阳区从北京的东二环一直延伸到东、北五环外,不仅面积大,容纳的各类经济业态也十分丰富,新兴行业的青年群体众多。各行业的年轻人为区域大发展带来活力,但职业背景、兴趣爱好千差万别,如何有效触及他们,成为团朝阳区委的必答题。

  拥有68家覆盖朝阳区所有街乡的社区青年汇,是团朝阳区委的传统优势,但他们并没有固守传统,而是动态优化青年汇门店布局,哪里有青年聚集,哪里就推进青年汇建设,围绕长租公寓、电影产业、艺术街区、志愿公益、街舞行业、科技创投等不同领域,统筹推进区级特色主题直营店建设。

  今年9月,毗邻“今日美术馆”的“22院街·社区青年汇”开门营业。“今日美术馆”聚集了大量青年艺术家,周边也有多个青年艺术家的工作室及多所高校的相关资源。团朝阳区委将为该青年汇对接专家智库、高校、公益组织及企业等资源,在那里定期开设艺术沙龙,为辖区青年营造良好文化氛围。

  “22院街·社区青年汇”与传统的街乡青年汇不同,是在属地双井街道党工委重视支持,驻区企业、高校等多方主体协同参与下资源社会化筹措产品,主要聚焦服务“艺术、公益、志愿”3类青年先锋群体,希望在未来成为“文化艺术、组织孵化、社区治理”3大青年聚集地。

  还是在今年9月,“自如寓·青年汇”在北京建国门自如寓内正式揭牌,这也是朝阳区首个设在长租公寓里的青年汇,旨在以“住”的方式直接联系青年。

  团朝阳区委希望设在长租公寓里的青年汇可以形成一个“双循环服务机制”,一方面为公寓青年群体提供社会支持与社会参与的平台,促进青年群体关系重构;另一方面,探索系统成型的“调研-设计-服务-反馈-引领”模式,提升共青团服务力的精准程度。

  “两新”组织、新兴青年群体是朝阳区域发展的重要青年力量,团朝阳区委以工作覆盖带动组织覆盖的形式,先后成立了北京街舞行业团工委、朝阳区餐饮行业团工委、朝阳律师协会团委、朝阳区青少年社工行业团工委4个行业团工委;并在链家、自如、我爱我家等房地产中介以及美团、360、58同城、蓝城兄弟等互联网企业完成了团组织建设。通过“服务菜单”模式,定制打造两新领域项目服务包,打通工作覆盖、骨干培育、组织覆盖的链条,做到成熟一个,发展一个。

  马恒从2010年朝阳区第一个青年之家建设开始,一直负责青年汇的工作。作为区青少年社工协会秘书长,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团区委兼职副书记。

  在朝阳区,团干部已不仅是传统的体制内干部,团组织向更多愿意为青年服务的优秀行业青年敞开大门。今年6月,趁着共青团改革的东风,团朝阳区委新增了一位挂职副书记和一位兼职副书记,分别来自六里屯街道和律师协会。自此,朝阳共青团基本形成了适应朝阳青年特色的专兼挂组织架构,其中,专职书记1人、专职副书记两人、挂职副书记1人、兼职副书记3人。

  在团朝阳区委看来,律师协会是朝阳的优势,现在律协团委书记来做兼职副书记,无形中增加了对区域内各行各业青年提供法律保障的资源。

  另外,挂职副书记将直接面对全区43个街乡,发挥自身以往的基层工作经验,增强团区委与街乡的沟通联系,以便更精准地开展工作;区团教工委书记兼职副书记能直接对接朝阳区教育系统约180个单位,巩固共青团的基本盘;区青少年社工协会秘书长兼职副书记,将助力未来青年之家的建设。

  律协团委书记、团区委兼职副书记张帅提到,很多青年律师有热情、有专业,但缺乏展示、锻炼的平台和机会。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他们通过组建律师团,为受疫情影响的7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公益法律服务,化解纠纷涉及资金4000多万元。“这就提供了一个平台,青年律师既能锻炼个人能力,又体现社会价值。”

  从服务对象到工作力量的转变,使共青团的工作骨干不断充实。常凯是最早一批加入“美好朝阳骑士”队伍的外卖小哥,每天走街串巷的过程中,他都会把遇到的社会不文明行为上传到“朝阳群众管城市”微信小程序中。

  而由房产经纪人和外卖小哥组成的“美好朝阳管家”“美好朝阳骑士”已经成为朝阳社区治理的重要力量。据了解,1000多位注册的“美好朝阳骑士”通过拍照上传的方式,反映社区问题1500多条,已成为朝阳区实现“未诉先办”的一个社会参与路径。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